四川在线消息(记者 魏冯 郭荞璐)“原来这里只叫忠山,不叫公园,山上全是些毛草茏茏,我们平时一个人都不敢上来。”在泸州市忠山附近住了四五十年的张阿姨告诉记者,现在忠山上修了亭子、路,开发成了公园,她每天都上来做操、娱乐。

  11月30日,天寒小雨,但忠山公园依旧随处可见跳舞、散步、打牌的人。作为泸州市资历最老、人气最高的公园,忠山公园的保护一直都在进行。

  今年12月1日起,《泸州市中心城区山体保护条例》(简称《条例》)正式实施,包括忠山在内的泸州市中心城区整体山体,将受到专门的法律保护。

  这是四川第一部对中心城区山体实施整体性保护的地方性法规,也是该市自2015年获地方立法权以来颁布施行的第6部地方性法规,将进一步通过地方立法促进泸州山水城市建设,为推进长江上游绿色生态屏障建设、保护长江上游地区重要的水源涵养地提供法治保障。

  《条例》适用范围指泸州市中心城区内具有一定特征、功能和价值的山体,直接点明忠山、老鹰山、南寿山、方山、学士山、九狮山、冠山、五顶山以及连江公园、东岩公园、张坝桂圆林、百子图文化长廊、江阳公园、木崖公园、江南生态公园等临江山体必须纳入山体保护专项规划予以保护,其他需要保护的山体则由山体保护专项规划确定。

作为泸州市资历最老、人气最高的公园,江阳区忠山公园的保护一直都在进行。

  重大意义

  为城区山体保护开发提供法律依据,处理好开发与保护的关系

  为什么要对城区山体专门进行立法保护?泸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曹建国表示,制定《条例》,目的就是通过地方立法,为城区山体保护开发提供相应法律依据,推动处理好开发与保护的关系,提高城区山体保护开发法治化水平。

  “半山楼阁空中绕,两岸人家一水分”。明代学者杨升庵曾这样形容泸州城的景象。泸州,位于四川盆地的东南部,长江、沱江的交汇处,泸州市中心城区的地形地貌为山地和丘陵,海拔高度在240米至520米之间,属于典型的山水城市。

  泸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姚福康指出,虽然泸州市在山体保护和利用方面取得了诸多成效,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一些问题日益凸显。

  姚福康分析道:一是缺乏山体保护专项规划的控制指导。虽然城市总体规划、控制性详细规划、城市绿地系统规划、蓝线规划对城市景观风貌、绿地生态系统等有着用地空间上的管控,但对山体的完整性、具体空间界线、山体保护内容、管控等级等分析不深入,山体保护措施落地性较差。二是新建项目管控不力。工程项目建设开山修路、开山建筑现象日益增多,无视地形地貌情况,大挖大填,未体现山地城市特点;建设中不规范的施工取土采石,破坏了山体景观,改变了地形地貌,甚至产生了安全隐患。三是山体的破坏对沿江岸线景观和生态产生了一定影响。部分山体的开发建设破坏山体自然水文,自然汇水面减少,甚至对岸线坡地景观造成影响。

  姚福康表示,《条例》的颁布实施,必将对进一步推进长江上游绿色生态屏障建设,保护长江上游地区重要的水源涵养地,展现泸州山水城市特色风貌,建设富有地域文化特色的魅力城市,提供强有力的法治保障。